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文章归档 > 2015年09月
2015年09月30日 08:35

“手段”,总是为了达到“目的”吗?

 我家小区的主干道是条两车道,每天往来的车辆不少。有些人贪图方便,经常随手就把车停在道旁,这样就影响了往来车辆的会车。于是业主委员会就要求物业公司设法阻止小区的居民和访客在路旁停车。

然而,物业想出来的办法却让人啼笑皆非。他们沿着主干道摆上了一排巨大的木质花盆,这排大花盆本身就占据了半条车道!摆上花盆后,道旁确实难以停车了,可是两车道也就变成了一道半,往来车辆的会车就更加困难了;而且原先会车的困...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9日 06:07

会讲不如会听

 口才,是男士交际的重要手段。博学多才,出口成章,滔滔不绝,走到哪里都是谈话的中心;这样的男士很吸引眼球,很让一些年轻的女士仰慕,也往往成为一些年轻男士效仿的榜样。所谓“出马一条枪”,能说会道总是占便宜的。

其实,会讲不如会听。口才好的人通常不懂得见好就收,不懂得“边际效用递减”的原理,往往一直讲到听众厌倦还刹不住车,让人“望而生畏”,“闻风而逃”。反过来,如果你能认真倾听别人的谈话,在合适的时...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8日 07:42

巴黎印象(3)•塞纳河的故事

巴黎印象(3)•塞纳河的故事

 就像黄浦江是上海的母亲河一样,塞纳河是巴黎的母亲河。有了塞纳河,才有河中央的西堤岛;有了西堤岛,才有今天的巴黎城。

那年春夏之际,我在巴黎大学做一个月的学术访问。为了亲近塞纳河,我特别要求校方让我住在河边的一家小旅馆。每天清晨傍晚,我可以在河边散步。

我住在塞纳河的左岸,紧挨着著名的拉丁区。出了酒店,过一座小桥,便是巴黎圣母院门前的广场。说它是小桥,真的很小,短短二三十米的样子,是河上最短的...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7日 08:46

唐僧为什么要有三个徒弟?

 小的时候读《西游记》,总有个困惑:唐僧干吗要有三个徒弟?本来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一个跟头就翻到了西天,直接取了经回来,多方便,茶还是温的呢!就算唐三藏一定要“御驾亲征”,一个孙悟空保驾也就够了。事实上,取经路上九九八十一难,还真没有哪一个妖怪是给八戒或沙僧打死或抓住的。

等长大了,尤其走上社会,再读这本书,才明白其中的缘由,原来唐僧真的需要三个徒弟!

一路西天取经,严寒酷暑,风餐露宿,对唐僧来...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6日 07:31

八月十五思亲日

 午夜,万籁俱寂。

我站在窗前。白天充满欢声笑语的小区,现在已经静得能听得到树叶落到地上的声响。池塘边偶尔传来几声蛙鸣。

家家户户几乎都熄灯了,只剩下小区里星星点点的路灯,闪着清冷的光。这是一个人车分离的小区,仔细看去,一排排昏黄的街灯勾画出一条条的车道;树荫下、灌木旁,时隐时现的白光显示着蜿蜒的人行小径。

抬起头来,一轮明亮的圆月悬挂在天空,周围缠绕着几丝云彩,在这几乎凝固了的天地间产生些...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5日 08:35

从大学更名到城市更名,为了什么?

 近日,教育部出台《关于“十二五”期间高等学校设置工作的意见》,又一批高校拟从“学院”更名为“大学”。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国家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可是曾几何时,国人开始越来越重视外表而不是内在,致力于形式而不是内容。且不说种种“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那广泛而深入的更名浪潮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过去的一二十年里,在中国大地上,曾掀起了一场大学更名的风潮。国内上千所高等院校,除了清华、北大...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4日 08:24

咸丰“不作为”与张铁生“交白卷”

 如今的社会是个典型的指标型社会。各行各业,横向到边,纵向到点,都有一套完整的考核指标;不仅有指标,而且是一套指标体系,一级指标下面有二级,二级下面还有三级指标。

人们都在盲目地追逐着那些指标,甚至耗费了整个人生精力,放弃了自我的道德准则和鉴别能力。比如女士们追逐一线品牌的服装和饰品,其实她们中的许多人并没有鉴赏能力,甚至在内心也不觉得这些东西很美或者很实用,但她们依然奋力去追逐着。男士们自然追...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3日 07:41

“互联网+”时代:从跨界到颠覆

----互联网企业如何占领传统产业

[摘要]  互联网企业对传统产业的进入,沿着“从跨界到颠覆”的路径,应具备四大特征:一是“边缘进入”,即从传统产业的非核心业务进入市场;二是“贴近用户”,紧紧抓住终端用户,尤其是被传统市场忽视的边缘用户,极端关注用户体验和粘性,之间不留隔离层;三是“平台思路”,即商业模式大都采用开放式平台模式,追求借力打力;四是“喧宾夺主”,站稳脚跟后,迅速抢夺核心业务。

互联网全方...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2日 09:00

巴黎印象(2)•埃菲尔铁塔上看日落

巴黎印象(2)•埃菲尔铁塔上看日落

 几次来登埃菲尔铁塔,都在白天;熙熙攘攘,人满为患。那天我专门选择了一个工作日的傍晚,想着游客或许会少些。

下午五点半,我沿着塞纳河堤走向铁塔,老远就看到,由五彩斑斓的服装和各种肤色组成的蛇形的队伍,盘旋在铁塔脚下,不见首尾。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也加入到那长蛇阵里,慢慢向前挪动。

排了大约一个半小时的队,终于乘上了电梯。我随着拥挤的人群,慢慢向巴黎上空升腾。

登上两百米高的塔台,打开电梯...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1日 09:27

阿凡提故事新版(2):聪明的赵钱孙李

 阿凡提故事

有一个人去餐馆吃饭。他点了一只鸡;可鸡上来后他又说不好,要求换成一只鸭。于是店家给他换了。那个人吃完鸭,没付钱就想走;店家拦住他,向他要饭钱,他说:我吃的鸭是用鸡换来的啊!店家说:那你就付吃鸡的钱。他说:我又没吃鸡,为什么要付钱?

故事新版(1

某家国有企业的老总赵氏,经营水平不高,产品日益滞销。可他一不分析市场走势,二不寻求新产品替代,只是每晚与供应商喝酒,软硬兼...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20日 13:19

“大臣以心迹为罪状”

 何桂清,字丛山,号根云,清道光年间进士。少年得志,38岁任浙江巡抚,41岁升两江总督。1860年,太平军攻破江南大营时何桂清率十万清军弃常州逃走。同治元年被递解进京,等候审判。

按大清律,封疆大吏失守城池应得罪名是斩监候,照现代说法叫死缓。但是,因为何桂清还有击杀执香跪留父老19的恶劣情节,即他当时逃出常州城时,还把当街拦轿劝驾的19名市民给杀了。于是被刑部、即现在的最高法院判了斩立决...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9日 08:50

阿凡提故事新版(1):聪明的股民

 小时候读过不少阿凡提的故事,总觉得那些都是天方夜谭的笑话。可是长大了,环顾左右,却发现生活中还真的时常发生类似事情。不知是别人变傻了,还是自己变傻了。

下面便是一个阿凡提的故事,想来很多人都听说过。

从前有个傻子,一直为娶不到媳妇而痛苦。一天,有个骗子对他说,只要给他10块大洋,就能替他娶到媳妇。傻子高兴极了,赶紧凑钱给了骗子。两天后,傻子被告知已经为他娶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媳妇。傻子快乐极了,逢...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8日 10:37

巴黎印象(1) · 大街小巷里的咖啡馆

巴黎印象(1) · 大街小巷里的咖啡馆

 

巴黎,是个充满魅力的城市。她有卢浮宫,有塞纳河,有埃菲尔铁塔;可是她的魅力,并不是靠几座标志性建筑妆点出来的,什么全球最高的楼啊,最大的广场啊,而是像一位有魅力的女士,那份魅力来自内在的气质,一个眼神,一举手一抬足,都是风情万种。巴黎街头的咖啡馆,就是她散发魅力的一个场所。

走出酒店的大门,前面路口拐脚处就是一家咖啡馆。咖啡馆很小,里面总共只能放三四张小圆桌,可供六、七个人坐。大部分的座位都...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7日 19:42

白求恩与李德

 白求恩在中国曾经是位家喻户晓的人物。毛泽东的一篇《纪念白求恩》让全中国人民都知道了这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为中国的革命事业贡献了他的青春和生命。

另一个外国人也对中国革命产生了重要影响,那就是李德。李德原名奥托·布劳恩,匈牙利人,德国共产党员,苏联的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1933年,他被当时的中共中央负责人邀请为“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带到苏区。从1933年到193410月红军开始长征,他成为中...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6日 23:54

好作品的未完成

 好作品不在乎有没有完成;而没完成的好作品更给人留下巨大的想象空间!让后辈的同行们跃跃欲试,企图“锦上添花”;让每代的好事者们想入非非,编织出一个个耐人寻味的故事。于是,年复一年,使作品更加著名。

曹雪芹的《红楼梦》是未完成的。据说,其实当年民间的手抄本更是残缺不全;后来粉丝们费力收集才形成了如今的八十回版。成名后,许多爱好者写续集。虽然如今被普遍接受的是高鹗续的后四十回,可“狗尾续貂”的评价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