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从大学更名到城市更名,为了什么?

从大学更名到城市更名,为了什么?

 近日,教育部出台《关于“十二五”期间高等学校设置工作的意见》,又一批高校拟从“学院”更名为“大学”。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国家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可是曾几何时,国人开始越来越重视外表而不是内在,致力于形式而不是内容。且不说种种“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那广泛而深入的更名浪潮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过去的一二十年里,在中国大地上,曾掀起了一场大学更名的风潮。国内上千所高等院校,除了清华、北大、复旦、交大等几所著名大学,相当部分的大学都更改了校名或者正准备更名或者曾经准备更名。仅以上海为例,“华东化工学院”改成了“华东理工大学”,“上海机械学院”改成了“上海理工大学”,“上海水产学院”改成了“上海海洋大学”,“上海海运学院”改成了“上海海事大学”……华东纺织工学院更绝,一改而成为“中国纺织大学”,再改又成为“东华大学”;据说原先打算改为“华东大学”,因其覆盖口径太大而未获上级批准,才不得已更改成现在这样不伦不类的校名。与此相类似的还有原先的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当初想改称“中国电子科技大学”,可是“中国”的冠名未获上级批准,换上“成都”或“四川”或“西南”则觉得味道不够重,于是毅然决定去掉前缀,就叫“电子科技大学”。不过,在该校的英文名称上,它还是悄悄加了“China”。据统计,全国有近500所大学更改了校名。

回过头来看,这场改名风潮可以视为是我国高校走“综合性、研究型、国际化”道路的先声,即首先要从校名上看出它的综合性。古人云,“名不正则言不顺”,所以,这是一场“正名”运动。首先,几乎所有的学院都改成了大学。本来,高等院校的约定俗成是,综合性高校称“大学”,专业性高校称“学院”;可是如今,“师范大学”、“外国语大学”、“医科大学”都出来了,谁都想当校长而不愿意被称为院长,因为“大学”里有一大堆的学院啊!其次,所有的机械、化工、电力、钢铁等专业特色明显的学校都被冠以“科技大学”、“理工大学”,有的甚至就直接冠以“大学”,全方位综合,不再有特色。这是不是“教育泡沫”呢?

《笑傲江湖》里那纠缠不清的桃谷六仙,在听到江湖客“老头子”的女儿名叫“老不死”后,大受启发,说要齐心协力,给重伤的令狐冲改名为“令狐不死”,这样他就不会死了。难道我们高校领导们的智商与桃谷六仙有得一比吗?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这些看上去毫不显眼的名字,哪一个在教育界不是闻名遐迩?上百年来,何尝听说过他们要更名呢?

城市更名也是我国的一道风景线。安徽省徽州更名为黄山市、湖南大庸更名为张家界市、四川灌县更名为都江堰市、福建崇安县更名为武夷山市、四川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云南路南彝族自治县更名为石林彝族自治县、云南中甸县更名为香格里拉县等。

城市更名的动力机制很清晰。除了要把县改为市以推进“城市化”以外,当地政府就是想借鉴文化旅游资源,扩大城市知名度。确实有些地方,借更名这一契机,大作旅游文章,使地方收入大大提升。这一风潮还方兴未艾,如贵州仁怀市正在努力把自己更名为茅台市。

这样的更名有时也带来一定的麻烦。比如,2001年,江苏省地级市淮阴看中了县级市淮安名字的含金量,凭借行政力量,把“淮阴市”更名为“淮安市”,而原来的“淮安市”则成了“淮安市楚州区”,结果给许多外地来访来函者带来了困惑。有朋友告诉我,他打车去淮安,结果把他拉到了楚州区。从网络信息看,两家的“正名”与“争名”斗争还在继续。

大学与城市的更名,虽然可能给一些地方和单位带来了一定的短期利益,但是,也确实反映出领导们喜欢做表面文章和不珍惜历史这两大问题。致力于做表面文章便会忽视内涵建设,导致外表光鲜,品质下降;不珍惜历史就会“数典忘祖”,盲目模仿,缺乏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从历史上看,无论是美国、日本的崛起,还是新加坡、韩国的振兴,从没有一个缺乏自信心和自豪感的民族能够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峰。

如今,更名的风潮居然有向省份延伸的趋势。曾看到一则新闻报道,湖北商人想把简称从现在的“鄂商”改为“楚商”。紧接着,湖北的学者赶紧考证呼应,有专家凭借拆字法原理指出,改名的主要原因,是“‘鄂’这个字不好,从字面上看,两个口代表着吵架,一个耳朵意味着偏听偏信,亏则是亏欠,这些都是湖北商人接受不了的,觉得别扭。”还有专家依据谐音法理论说,“鄂”同“噩梦”、“厄运”中的字同音,很不吉利。不仅学者呼应,湖北省政府有关方面也表示,正在考虑将湖北省的简称由鄂改为楚。

如果按照上面那些专家的分析,那么重庆的“渝”与“愚”谐音,海南的“琼”与“穷”谐音;吉林的“吉”也未必代表吉利,拆字法的意思是“书生白说”;上海的“沪”更是“家家漏水”……那么,这些省市的简称恐怕都得变更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姓氏。如果按照谐音法或者拆字法或者其他什么法去分析,难保找不到一些不吉利的地方。可是古往今来,不管好听还是不好听,从没有人愿意因此改变自己的姓氏;因为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这是家族赋予你的,这是历史!每个人都只是生命长河的一个传承者,每个大学校长、每个城市的市长都只是这个学校、这座城市千百年历史中的一个接力者,既要考虑发展,更要考虑传承。

如果想发财的人都给自己取名为“乔布斯”;想当官的人都给自己取名为“奥巴马”,那社会还不乱了套了?再往下想,假如那天有人依据某种新的科学方法,发现“中华”二字也有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们的民族又何以自处呢?

呜呼!这些官员、学者、商人,一个个西装革履,满头桂冠,满腹经纶,竟然如此愚昧不堪,荒唐不经,为这么低级的封建迷信而大作文章,让人甚是不解;联想到现在一些官员商人越来越热衷风水、看重烧香拜佛,甚至有地方政府盖行政大楼,还请风水先生作技术指导,就愈加发人深省了。



推荐 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