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互联网企业是个“游牧民族”!

互联网企业是个“游牧民族”!

互联网企业与传统企业,在各个行业中厮杀得非常激烈。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我国多少年来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之间的厮杀。

几千年里,中国版图上一直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冲突。大部分时间,是游牧民族进攻,而农耕民族防守。在汉朝有西北的匈奴,在宋朝有金兵,后来又有蒙古铁骑,最终推翻了宋朝,成立了元朝。接着是农耕民族的明朝又推翻了元朝。可是蒙古草原并没有被有效地并入明朝的直接统治。三百年后,又一个游牧民族满清再次入关,……

农耕民族的特点在于耕,所以百姓视自己的土地如生命,因为正是土地上的产出滋生了一代又一代。而游牧民族的特点,我们原先以为是“牧”,他们以放牧为生,“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其实他们更大的特点是“游”!

互联网企业很有些游牧民族的习性!

游牧民族的游,第一就是“逐水草而居”。之所以他们居无定所,四方游走,不是他们喜欢旅游,不愿意居住在固定地域,而是他们不断在寻找生活成本更低的地方!而互联网企业也是如此,转型也好,跨界也罢,其实都是在往成本更低的商业模式。比如各类共享经济,它们的商业模式并没有一定之规。平台合适就用平台,平台不合适就直接自己投资;有闲置资源就用闲置资源,用的不顺手就换。

游牧民族的游,第二就是“攻城略地”。因为以他们粗放型的生产方式,往往养不活自己,更别谈扩展和改善生活;于是他们就必须不断向外扩张,通过掠夺(不是占领和统治)来获得更多的财富。所以游牧民族往往是进攻型的,不仅部落之间相互进攻和掠夺,雄才大略者也能把各个部落联合起来进攻农耕民族。事实上,那些部落联合形成更大的族群如成吉思汗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实现更大规模掠夺的手段!而这种一次又一次的掠夺,正是部落之间联合,可汗们稳定政权的最大的凝聚力!

互联网企业何尝不是如此!它们一次又一次向传统行业跨界,通过搭建平台渗透到传统行业的价值链中,把其中一些重要的甚至是核心的价值获取过来。蒙古铁骑横扫千里,而互联网企业则凭借平台这一新型的商业模式,并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先进技术,打得传统企业无还手的余地。就像当年清兵入关,不足十万兵力,就把数十万的大顺军和数百万的明朝军队打得溃不成军。

它们只是“掠夺”,并不“占领”!这就是曾经一个时期那些互联网企业难以定位的原因。蚂蚁金服是金融企业吗?可它并没有金融产品啊;滴滴出行是运输企业吗?可它没有一辆车呀!诸如此类的问题曾经困扰着社会,也困扰着行业的监管当局。是的,那些互联网平台并不是传统行业的直接供应方,而是在那些行业的价值链中,硬生生地打开一个缺口,在给消费者带来优质体验的同时,从中获取财富!

我国数千年历史,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冲突,在大部分情况下是谁也征服不了谁。即便农耕民族赢了,依然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纵然游牧民族胜了,可他们并不会管理和统治农耕民族,也只是掠夺之后,呼啸而去。当然有过元朝和清朝那样“成功的占领”,尤其是满清入关后的同化与被同化。如今提出的“新零售”,O2O,有这层意思吗?或许这些都是值得互联网企业去思考和借鉴的。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