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波士顿的回忆(1):查尔士河

波士顿的回忆(1):查尔士河

 查尔士河,蜿蜒穿越波士顿。河的两岸有不少大学,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另外还有东北大学和波士顿大学,也在河的对岸。

2007年初,我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斯隆管理学院做半年的学术访问,找的公寓就在查尔士河边。当然,房价很贵,一室一厅,每个月$2150,还不带家具。但却是物有所值。

清晨,我坐在宽大的落地窗前,一边吃早餐,一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朝阳从海边升起,满天霞光;河对岸商业区的高楼建筑都沐浴在紫红色的晨曦里。查尔士河上一片宁静,半面湖上还结着冰。码头上的被封起来的游艇一艘艘静悄悄地躺着,耐心地等待着春天的到来。

春天是跳着探戈,三步一回头地姗姗而来的。早晨起来,河面上结起薄薄一层冰,一群一群的野鸭在岸边的冰水交接处欢快地戏水。太阳升起来了,冰渐渐溶化了。等到傍晚的时候,河心的冰一大块一大块地向下游缓慢漂去。有几只野鸭随着河冰开始流浪,而另外一群则仍然待在岸边,悠闲地在满地荒草中寻找刚刚露头的嫩芽。就这样,他们分手了。一夜北风,第二天早晨,河面上又结起了冰。依然有成群结队的野鸭在岸边戏水。他们是新朋友还是老朋友呢?

美国人热衷锻炼,无论早晚,每次我走到窗前,总能看到有人在河边跑步,男女老幼,形形色色。有三两个年轻人一起跑的,带着耳脉,边听音乐边跑步;有牵着狗跑的,时而人在前,时而狗在先;还有年轻母亲推着童车、带着孩子一起跑的。傍晚,从办公室回来,我也经常会加入锻炼的行列。

顺着Memorial Drive跑,穿过Harvard Bridge,再沿着Charles River往东跑,从Longfellow Bridge折回。一个圈子大概要跑三十分钟。等我满头大汗,顶着寒风跑回到公寓楼前时,迎着我的常常是美丽的夕阳。

冬去春来,春归夏至。不知不觉地,我在查尔士河边已经住了半年了。我发现自己深深地依恋上这条河。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窗帘看一会儿它;晚上临睡前的最后一件事,也是关上电脑,端着茶杯,凝望一阵倒影着万家灯火的河水。



推荐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