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恐怖袭击:谁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恐怖袭击:谁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上个黑色星期五,巴黎遭遇到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导致129位平民丧生,多人受伤。文明世界里的人们惊呼,这样下去,这个世界岂不是没有秩序了吗?从欧盟委员会、联合国安理会到北约,从西方各国到中国、俄罗斯,全世界的领导人在恐怖袭击发生之后都迅速对事件作出强烈谴责,并对法国表达了声援。

恐怖组织之所以遭到文明世界的一致谴责,是因为事件中有无辜平民的伤亡,而文明世界崇尚“生命至上”的法则。可是,导致平民伤亡的并不仅仅是恐怖事件。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呢?这场号称为了制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战争直接导致了数十万平民死亡,我们谴责了吗?那颗第二次世界大战落在广岛的原子弹呢?那个“小男孩”摧毁了广岛整个城市的建筑,全市24万人口中有三分之一当日死亡,死伤总人数达20余万,城市化为一片废墟。这其中有多少平民呢?这是恐怖袭击吗?

有人分辩说,这些都是为了早日结束战争,为了让更多的平民免予伤亡,为了尽快恢复世界秩序,为了……。所以,问题的核心似乎不在于是否有平民伤亡,而在于维护怎样的世界秩序!当我们认为在维护好的世界秩序时,纵然动用飞机大炮,火箭导弹都是正确合理的;而当别人在维护坏的世界秩序时,即便使用大刀长矛、炸弹匕首、甚至振臂呐喊也是应该禁止的?

记得十年动乱时便是这种逻辑。穿着绿军装的红卫兵们挥舞着皮带,抽打着“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时,那是帮助他们“触及灵魂”;炒家游街批斗会,那因为“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的行动”;而当那些被批判被打击的人们提出申述异议时,便是“反动派反攻倒算”,要“踩上一只脚,让他们永远不得翻身”。

我们知道,不少恐怖分子并不是那些虎啸山林,打家劫舍的土匪,而是家庭富裕、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从本·拉登到那些投身“恐怖事业”的欧洲青年,他们是为了理想,为了创造一种在他们眼里更加美好的社会秩序而奋斗的。

这就需要我们来重新审视一下,文明世界秩序的本身是否公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反对,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是他们不文明,还是这个秩序本身不文明?

说到底,冲突的根源不是道义,还是利益。

今天的世界秩序,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建立起来的;不仅按照他们的价值观,也遵循他们的利益。在这个秩序下,资源的全球分配是向西方国家倾斜的,虽然听上去是很公平公正的;就像一个身强力壮的大人对一个小孩子说,咱们凭力气比赛,谁赢了谁就能获得那块大饼。你看,多公正公平!

面对强者和弱者,站在他们之间的那些不是最强的也不是最弱的人们和国家们,有两个选择。一是依强凌弱,二是联弱抗强。

依强凌弱很安全。能得到强者的赞赏,符合国际化的趋势,在资源分配时或许还能获得多一些收益;但是,长期来看,这种做法会导致强者愈强,世界秩序会变得越来越不公正。

联弱抗强很危险。在短期内可能会受到强者的压迫,和那些依强凌弱者的欺负。但是,如果大家都能够起来,支持弱者、制约强者,那么长期来看,世界秩序就会变得公正起来。

说“9·11”事件是美国政府的策划,这恐怕有点牵强;然而,如果说今日之世界秩序太不公平,从而导致那些弱者不得不采取极端手段以示抗议,这或许有些道理。

谁是这些恐怖事件的真正罪魁祸首?难道仅仅是本·拉登、扎卡维和ISIS的领导者们吗?

当世界秩序真正变得文明的时候,那些野蛮的伊斯兰国人或许就不会再采取如此极端的做法。这恐怕是解决国际恐怖主义的根本出路。



推荐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