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南京的古城墙

南京的古城墙

 坐在御庭精品酒店的庭院里,边喝茶边眺望着一河之隔的南京古城墙,雄伟古朴。六百年的沧桑变幻似乎并没有给它带来多少岁月的痕迹,尤其与它身后那些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一对比,更显得它的历史久远。

南京的古城墙是明代初年建造的。当年朱元璋大兴土木,前后花了21年时间,才建成了由3亿5千万块巨型墙砖砌成的、高 12 10余米、内外两层、全长近百里的南京城墙。当时为了保证质量,朱元璋要求在每块砖上都要打上烧制的州、府、县及工匠和监造官员的姓名,如不合格一律退回重做,再不合格就将治罪。于是,朱元璋不仅为子孙后代,而且也为下一个朝代留下了一项五百年工程。在500年后,太平天国在此建都,曾国藩的湘军把南京城团团围住,可就是面对坚固的城墙束手无策,只能采取久困的战术。最后采用大量炸药爆破时,不是炸开城墙的一个缺口,而是把整段城墙炸飞了起来,可见当年工程质量之高超。

沿着晨光路,越过秦淮河,在古城墙下走着。城墙边上,排列着一个个古代儿童嬉戏的雕塑,给人以安居乐业的感觉;可是,那斑驳陆离的砖墙依然让人产生强烈的战争的感觉。眼前总觉得有硝烟滚滚、旌旗猎猎,耳旁总回响着炮声隆隆、杀声阵阵。

南京,这个六朝古都,金粉之地;中国两千年的历史长卷,每次翻卷舒展之时,都会有它醒目的一页,或苦难,或辉煌,都会深深刻入每块无言的砖墙,让人不能忘怀。

单是南京的地名,两千年来,就前后易名达十多次。春秋战国时期就几易其名,开始为吴国冶城;越王勾践灭吴后,修筑越城于秦淮河畔;到楚威王时,这里称金陵邑。秦始皇改金陵为秣陵;东吴孙权建都时,又改称建业。到了三国归晋,再改称建邺;东晋时建都于此,改称建康。接下来两百多年里,宋、齐、梁、陈都建都于此,与吴、东晋合称六朝,这便是南京六朝古都名称的来源。

再往后,隋朝时这里先后称蒋州和丹阳;五代时恢复称金陵;南唐建都于此,改称江宁。宋朝时这里改称升州,后又恢复称江宁、建康。元朝时这里称集庆,元末朱元璋攻下集庆,改为应天府。到朱元璋称帝,定都于此,改称南京。这是南京地名最早的由来。明成祖迁都北京,这里仍作陪都。到了清朝,恢复称为江宁,为两江总督的所在地。太平军攻克江宁,建都于此,改称天京,历时11年。到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再次在南京建都。

每一次改名、每一次建都,都意味着一次城头变换大王旗。就是这段明城墙,便见证了从燕王朱棣攻入南京,驱逐建文帝;到日本帝国主义攻占,进行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我站在高高的城墙下,轻轻抚摸着那六百年前的古砖,像是在安抚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想听他述说那些血雨腥风的故事。坚硬粗糙的灰砖看着我,无言以对。他记忆中的故事太多,多得不知从何说起;他记忆中的故事太沉重了,比那巨大的城墙还要沉重。他只是用墙上的点点斑痕来唤起我的想象,和对苦难深重的民族的爱。

我抬起头,天很蓝,云很白。旌旗硝烟已经离我远去,周围是一片蝉声。不远处,一个过路的小男孩笑盈盈地、好奇地看着我,站在城墙脚下凭吊着历史的我,我笑了笑,迎着他走了过去。



推荐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