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美国东部印象(1) :纽约的新年

美国东部印象(1) :纽约的新年

 喧闹,狂乱,耳晕目眩。这是我站在纽约时报广场那块著名的三角地上的最初感觉。

周围的高楼悬挂着数不清的巨型电子屏幕在播放着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广告片,色彩鲜艳,气势壮观。迪斯尼、可口可乐、三星,广告片制作得一个比一个耀眼夺目。广告片的音乐声与四周游客各国语言的说话声交织在一起;从空中往下看,这里一定是一片沸腾的海洋。

 

十多年前,第一次来纽约,赶着去瞻仰闻名遐迩的Times Square。在我的心目中,那么有名的“时代广场”(国人往往直接把times翻译成时代,其实这里的times是著名的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简称,因早期该报总部建在这里而得名;所以该广场的中文名称应叫做“纽约时报广场”),即使没有我们北京的天安门广场那么气派,至少也应该像上海的人民广场那样宽敞。虽然一路上,朋友告诉我,这个广场尽管名气很大,面积却很小;但是当我站在一个六岔路口上,被告知说这里就是“时代广场”时,我还是愣住了。

除了高楼林立之外,这只是个普通的六岔路口。马路并不宽阔;在高楼的映衬下,街道显得更狭窄。虽然有些巨型广告牌,但距离我心中的大广场,还是相差甚远。从此,每次来纽约,我不再来这个著名的广场,直到千禧年的那个新年。

当我再一次来到这个广场时,我又一次被惊呆了。这还是我上一次见过的那个狭窄昏暗的六岔路口吗?那已经是严冬的午夜,气温低于摄氏零度。可是周围人群依然熙熙攘攘;在巨型霓虹灯的照耀下,每张脸前都有些云雾缭绕,那是吐出的气迅速凝结成的雾霾;可是每张脸上都显得那么兴高采烈。这里是个疯狂的漩涡,每个人卷了进来就不由自主地变得热血沸腾。

纽约,是美国乃至全球最特别的一个城市,无法用一句话或者一段文字,甚至一本书来说清楚这个城市。记得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片头上有这么一段话:“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

如果说,纽约这只“大苹果”并不代表美国的话,那么这个时报广场却是最“纽约”的地方。只有在这里,以四十二街和百老汇街交叉口的纽约时报大楼为中心,周围一圈才被允许这样二十四小时不间隙地做如此巨型的广告。在这方圆一平方公里的街区里,有着几十家著名的电影院、剧院和音乐厅,这便是几乎作为音乐剧同名词的百老汇地区。如果把半径再放大个3-5公里,那么就能找到许多世界500强的总部,达斯达克指数总部和纽约证券交易所;当然还有著名的第五大道、中央公园、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以及那在“9·11”中轰然倒塌的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塔。有无数部电影和小说,描述在那里发生的故事。

游客们兴奋地指着周围一栋栋的高楼,一幅幅的巨型广告,彼此嚷着(因为声音轻了听不见);用冻得有些僵硬的手指按下相机的快门,捕捉着一个个欢乐的镜头。

当然,最显眼的还要数高耸的纽约时报大楼右侧的大钟和钟楼上的水晶球。从1907年起,时报广场的水晶球下降仪式就成为了纽约庆贺新年的标志。数十万热情的人们聚集在这块狭窄的街区,声浪起伏但秩序井然;当然一排排铁栏杆加上一排排人高马大的警察也是一个原因。

午夜降临。伴随着200磅的水晶球徐徐降落,数十万人一起大声倒计时,那声浪经过排排高楼的共振,震耳欲聋,一定能传到那高高举着火炬的自由女神的耳边。新的一年到来了!



推荐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