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美国东部印象(3):西点军校

美国东部印象(3):西点军校

 我站在哈德逊河的西岸,怅望着滔滔河水南去。

我的脚下,是美国著名的西点军校校园。西点军校全称为美国军事学院The 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创立于1802年,设在纽约州的西点。西点的校训是三个词:责任(Duty)、荣誉(Honor)和国家(Country)。这三个词,简练而置地有声,代表着两百年的西点精神;那广场上矗立着的三座人物雕像正是西点精神的真实写照。

那三个为军校奉为楷模的人,其实都有不同程度的品格瑕疵。乔治·巴顿骄傲自大,粗鲁野蛮,“狗娘养的”是他的口头禅,与蒋介石的“娘希匹”有的一比。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桀骜不驯,唯我独尊,竟然连总统都不放在眼里,让杜鲁门远涉重洋去听他“汇报”。德怀特·艾森豪威尔狡诈圆滑,曾用不甚光明的手段击败对手。但是,有一点是这三位西点毕业生所共同具备的,就是对国家忠诚,把荣誉和责任看作自己的生命。

正是他们的爱国情怀和敬业精神,使他们的个人特质甚至一些瑕疵都成为伟大目标实现的润滑剂,成为他们感召下属的领导力。至少在美国人民和西点军人的眼里,他们具有高尚的品格。

我由此联想,人的品格大致可以分为四个层次。最低层次的品格是只想得到不愿意付出,如忘恩负义之流,落井下石之辈。就像买了东西不肯付钱似的,这样品格的人当然是无赖。

第二个层次的品格是:得到之后愿意付出。如知恩图报,饮水思源,都应属于这个层次的品格。就像买了东西付钱是守法行为一样,我们可以称这类人为“守道者”,即符合道德的基本规范。但这只能算是合格的品格,尽管在当今已经难能可贵。

第三个层次的品格是:先付出再得到。即那些相信春耕秋收,好心有好报的人们的品格。与第二层次相比,虽然都是有得到有付出,但这先后次序还是反映了情操的高下。当然,有些人虽然先得到,但后付出很多,所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样的品格还是远远超出及格线的。

社会上大部分人,或人的大部分行为表现都在第二和第三层次里。即使父母对子女的付出,虽然其中似乎有着很大程度的无私的爱,但还是有投资的成分在里面,比如所谓“养儿防老”的观念。而政府为了推卸责任,也就顺水推舟地把“常回家看看”写进了法律,真是一件惠而不费的事情。

最高的层次应该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西点军校“责任、荣誉和国家”的校训,就有这层意思。两百年来,西点军校培育出这么多优秀的军人和商人,对学生品格的关注和提升,应该是其成功的关键!

西点军校是一所初级军官学校,入学学生的要求与各个大学的学生基本相同,也是十几岁。麦克阿瑟在23岁以百年未遇的优秀成绩毕业,巴顿将军在25岁毕业已经是西点年龄最大的学生,也都不过以少尉军衔开始在军队服役。当然,那广场上矗立的三位都有着辉煌的经历:巴顿将军是美国陆军四星上将,在二次大战中战功卓著。麦克阿瑟不到40岁就成为母校校长,在二次大战中历任美国远东军司令,西南太平洋战区盟军司令;他还是美国陆军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在二次大战中担任盟军在欧洲的最高指挥官;他还具有卓越的政治和外交才能,在五十年代当选美国总统。

西点军校每年招收一千名学生,远远少于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的招生人数。但是就是这样一所学校,不仅军界的高官,尤其是陆军,大都出自其门下,而且据说有1000多人出任过世界500强企业的董事长,3000多人出任过世界500强企业的总经理。

近年来,国内商学院访问西点军校的团队,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看中的自然是它能制造那么多商界领袖的秘诀。国内商学院发现,西点军人的执行力和领导力非凡;于是来西点听领导力课程自然成为MBAEMBA游学的一大亮点。

我有幸也聆听了一次类似的课程,还是一位参加过伊拉克战争的、上校军衔的教官讲授的,听完颇有感触。教官在讲到一个观念时,与中国学员发生了冲突。教官认为,在向下属布置任务时,要尽量让他们知道任务的真正目的;这样下属在执行任务时可以因地制宜,创新地完成任务。我很认同教官的这一观点;我曾经写过一篇题为“手段总是为了达到目的吗?”的文章,就是想揭示,有时下属完成任务后,发现与团队的整体目标并不匹配,甚至降低了目标的可实现度。可是中国学员提出了异议,举了电影《集结号》的案例,如果下属知道了那集结号其实根本不会吹,他们还会浴血奋战吗?

我在一旁暗自赞赏学生们的敏锐。事实上,西点军校的领导力,是在基于整个团队认同一个共同目标,在下属信任上级把他们的生命看作自己的生命那般珍惜的前提下才能实现的。如果换一个截然不同的环境,比如充满尔虞我诈的环境,那些西点训练有素的领导力举措显然都是不能奏效的。

国内的一些商学院大都舍本求末,不从提升人的素质品格入手,而津津乐道于那些雕虫小技,其实大都是刻舟求剑,无济于事的。

哈德逊河千回百转,奔向纽约的自由女神。我想起了五十年前,82岁的麦克阿瑟最后一次站在这里作演讲时所说的话:“我的生命已近黄昏……然而,在我黄昏的记忆中,我总是来到西点,耳边始终回响着:责任荣誉国家。”



推荐 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