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博弈的故事(7):体制外的力量

1
2016

博弈的故事(7):体制外的力量

1851年,洪秀全、杨秀山等在广西金田村举行起义。这便是曾经蔓延半个南中国,延续十四年的太平天国起义。

洪杨的部队从广西一路向北,经湖南进湖北,陷武昌,沿长江而下,连克九江、安庆、芜湖,势如破竹。仅两年时间,到1853年3月打进了江南重镇江宁(南京)。于是定都于此,改名“天京”。

大清王朝的纸老虎面目彻底暴露出来了。八旗兵当年入关的雄风早已荡然无存,后建的绿营也是不堪一击。宋朝的岳飞曾说,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惜死,何患天下不太平。可那时,不仅文官爱财,武官惜死,而且文武百官都是既爱财又怕死,所以天下自然就不太平了。可怜20岁的咸丰皇帝一上位就接了这个百孔千疮的天朝,国事不堪问了。

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后,清朝调动全国精锐兵力,分设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将其团团围住。可是围了三年,不仅没有攻破南京,反而在1856年,被太平军一举击溃两大营,把清朝最为精锐的部队打得溃不成军。到了这个时候,没有其他力量支持的话,清朝的大厦眼看着就要塌陷了。

虽然,当时清廷在财富、资源和兵力等各方面依然远远超过太平天国;但朝廷的腐败已经根深蒂固,以至于无力再抽调一支部队,也找不到一位将领能够担当起抵抗乃至剿灭太平军的使命。

西方列强早已看出清廷的腐朽。当洪杨抵达南京之后,英法等国先后派使节与之接触,表示中立。就像今天一些大国在中东和非洲的行径相似,它们同时把武器卖给交战的双方——清军与太平军,坐山观虎斗,受渔翁之利。

可是天不亡清;曾国藩的湘军意外崛起,成为大清帝国的中流砥柱。当太平军出广西一路向东北挺进时,朝廷显然已经无力维护地方治安了;于是便号召各地团练,即组建地方民兵力量以“保境安民”。于是,太平军所经过的沿途各省都纷纷组建乡勇;各地团练通常都有当地士绅出钱,由致仕或丁忧的大老,即退休或者守孝在家的高级干部出面组织。

当时的曾国藩刚过不惑之年,是丁母忧在湖南老家的兵部右侍郎,类似于国防部副部长。清朝以孝治天下,官员的父母过世,需要辞官回家,守孝三年,称为“丁忧”。于是由他出面组织湘勇。

曾国藩搞团练的思路与其他地方不同,走的是纯“体制外”的道路。他全然不用有军事经验的绿营军官和士兵;而是选用正派的书生担任军官,老实的山民作为士兵。他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德重于才”而体制内的军官大都是贪官,士兵大都是兵痞;用这样的官兵打仗即使有战斗经验仍然会吃败仗的。

于是,曾国藩投笔从戎,全力以赴按照戚继光的兵法训练和管理这支武装。这支地方武装,从一开始就在人财物和运作机制等方面就是独立的,与原有体制不相关的。这是一支体制外的力量。至少在初创阶段,当体制内的官吏腐败横行时,这支队伍充满着爱国的激情;当体制内的军队纪律涣散时,这支队伍保持着严明的军纪。

诚然,湘军从主帅曾国藩开始就是缺乏战斗经验的;但是这些书生有着当时最为宝贵的忠君爱国之气!他们以史为鉴,以战为师,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经过十余年艰苦卓绝的征战,终于攻破南京,扑灭了蔓延半个中国的太平天国之火。

这支体制外的力量之所以能够迅速发展起来,不仅因为原有体制腐败不堪,还由于这个体制正被太平天国这股外力冲击得七倒八歪,对社会越来越缺乏掌控力。事实上,虽然那个腐败的体制难以抵抗太平天国的冲击,可是它依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当湘军刚开始出山的时候——那时还不能称“湘军”,而只能叫“湘勇”,曾国藩想把他对军队的训练和管理方面的经验传授给其他朝廷的军队,以提高他们的战斗力;可是各地官员,上到巡抚,下到小吏,对可是这样的好事毫不动心,反而觉得动了自己的“奶酪”,百般刁难。经过两年的磨难,最后朝廷竟然借曾国藩的再次丁忧(其父亲过世),将他解甲归田。后来湘军得到大用,是在清军的江南和江北大营被攻破,朝廷实在无力抵抗太平军之后;同时也是曾国藩回家“面壁”两年,变得外圆内方之后的事情。

曾国藩及其湘军使大清王朝又得以延续了五十年。然而,体制外的力量终究是一把双刃剑,它既拯救了苟延残喘的大清帝国,也给中华大地滋生了一颗毒瘤,为之后绵延数十年的军阀割据培育了新的土壤。

首先,中央权威自此大幅下降。清朝的地方总督巡抚本来权重,上马管军,下马管民;自太平天国之后,那些凭借军功上来督抚更加跋扈,朝廷大事如果得不到他们支持,通常难以推行。到了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各地不仅没有派遣军队“勤王”,反而与西方列强达成“东南互保”协议,置身事外,朝廷也是无可奈何。

其次,湘军成为中国现代军阀的始祖,这恐怕是曾国藩始料未及的。虽然太平天国被剿灭之后,曾国藩赶紧裁军,以免朝廷上下的猜忌;但是,湘军一系培养出来的人才一直是朝廷的栋梁,如李鸿章、左宗棠、胡林翼、曾国荃等。湘军衰落之后,李鸿章的淮军兴起;而淮军之后,又有袁世凯的小站练兵;即便在清廷被推翻之后,袁世凯及其北洋系又统治了中国十几年;就是在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在形式上统一中国之后,各地实力派也是与北洋时期一脉相承的。因此,从曾国藩在1852年开始团练湘勇,到1949年国民党政府溃退台湾,前后经历了近百年时间;其影响力之广泛和深远是难得一见的。

总之,在清廷腐朽不堪的情况下,湘军这支体制外力量,因其在初创期尚未感染体制内的顽疾,才能以其顽强的新生力为清廷抵挡住太平天国的颠覆,让清廷又延续了五十年。但它一旦融入体制,也会迅速感染,同时还可能带来新的疾病。

推荐 174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陈宏民 陈宏民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管理科学与工程学会副理事长,协同创新与管理研究会理事长,《系统管理学报》杂志主编。先后就学于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曾获得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以及上海市“育才奖”、“上海市优秀教育工作者”、“上海市高校优秀青年教师”等荣誉称号。主持国家级科研项目十余项,出版《双边市场——企业竞争环境的新视角》等专著3本,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主业为产业组织与创新管理、平台型企业的发展战略与商业模式创新等领域的研究与教学,闲时便写些人文历史的杂谈随笔。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

  • 青铜葫芦娃东欧之行(2):音乐之都维也纳 2017-08-01

    hello world

  • 微风(杨秀杰)会讲不如会听 2015-09-28

    看了几遍,细细思想很有道理。

  • 深蓝v324亿欧元能买来什么? 2017-07-11

    百度得罚死。

  • 頑張鉄刘国梁和于欢他妈 2017-06-25

    只有罢赛的队员是真正地没有考虑自己的利益,他们是为了道义,他们是好样的!

  • 微笑1461刘国梁和于欢他妈 2017-06-25

    这么小个球,不要也罢!

  • dat21谁该为羊毛埋单? 2017-05-24

    还是应该让企业自由竞争,让政府退出政策,对行业不利。

  • 陈宏民日趋脆弱的精英政治 2016-11-09

    当选择只能在伪君子与真小人之间进行,我们更讨厌谁呢?

  • 焚烧和尚伞日趋脆弱的精英政治 2016-11-09

    希拉里的败选不是她个人的失败,也不是民主党败于共和党,而是美国精英政治的挫败。精英们需要更加深刻地反思,在他们还能主导经济社会发展的时候,需要更加自律,更加关注社会公平正义,而不是在公平正义的旗帜下把财富资源收入自己的囊中。 ============================ 说得好!

  • 青山老人为什么要有教师节? 2016-09-10

    此人说:知识分子(教师在内)是臭老九。哈哈哈哈

  • 陈宏民为什么要有教师节? 2016-09-10

    孔子被后世崇拜了两千多年,不是也曾有过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时候吗?时间短了看不清楚,也是有的。

  • 龙鱼泡泡为什么要有教师节? 2016-09-10

    请作者认真解释一下为什么教师节在九月九日之后?一个国家那么多人都装着没看见九月九日吗?一位中国五千年历史上的伟人,一位近代的我们随时都能看见的伟人,被忽视了?一位千年之后也会被崇拜的伟人,被忽视了吗?

  • 巴克2594为什么要有教师节? 2016-09-10

    如果“教师节”是尊重教师,提高教师社会地位无疑是会受到广大教师和人民的拥护,现在看教师节好像在一个特殊的日子把老师们“涮一下”,是个人都敢对老师嗤之以鼻,何有尊崇的味道。再见了——教师节。

  • 陈宏民明星片酬高企意味着什么? 2016-08-31

    这种现象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降低了影视的社会责任,助长了娱乐效应。

  • 朱时敏“没门儿”与“NO WAY” 2016-06-23

    如果上一条评论有道理,那就可以说明,没门比no way处于更高的文明状态。我的一个朋友喜欢喝冷水,他媳妇儿每次自豪的说,他像老外一样喜欢喝冷水。其实我的一个德国教授说,从中国人习惯喝热水欧洲人习惯喝冷水这一事实,反映了中国人比欧洲人在医学上更早进入文明。因为中国人很早就知道了,水中含有致病物质,而将水煮沸可以杀死这些致病物质。也就是后来西方人发现的细菌。

  • 朱时敏“没门儿”与“NO WAY” 2016-06-23

    no way 指 没路可走,因此无法通过;没门也是,没门可走,因此无法通过。两者表达的意思应该是一样的。如果将 there is a way 理解为 在路上,将有门儿理解为只是为了进入,恐怕无法从语言学上找到证据。 至于为什么西方人说 no way 中国人说 没门,要我猜,一定要挖掘语言产生的历史,可能与一个是游牧时代产生的,一个是农耕时代产生的有关。在野外的人当然更关注是否有路,在城市和村庄的人更关注是否有门了。(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