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新经济的两维度与四象限

新经济的两维度与四象限

——“平台那些事儿”讲座之十五

这些天,摩拜单车成为年轻伙伴们常聊的话题。不用办卡,不用到指定地点,只要在手机上查到附近有一辆摩拜的自行车,走上前去,二维码一刷解锁,骑上便走;到了目的地,只要找个允许停车的地方放下便可。半小时才一元钱!真是件既便宜又便利,而且还很潇洒的事情。

摩拜单车开启了“互联网+单车出行”的新模式。近年来,各地政府为缓解当地交通拥堵及环境污染,也积极推行公用自行车租赁服务项目,不过大多数都是持续亏损,尤其是利用率不高。而摩拜单车似乎是第一个商业性质的同类项目,而且它突破了单车对指定停车点及相应硬件设备的依赖,进一步方便了用户。当然,这种模式还有许多方面需要改善,尤其对于其持续运行中可能遇到的各方面问题,但这是个对社会和公众十分有益的项目。

摩拜科技CEO王晓峰是前优步公司上海区总经理,所以人们就会觉得摩拜会复制优步的商业模式。从目前来看,其实两者的商业模式截然不同;摩拜单车的运作更像Zipcar,著名的共享经济模式创始人罗宾·蔡斯所设立的那家互联网租车公司。

摩拜单车与优步都可以看作为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但两者的最大区别是:优步上的出租车辆都是别人的,它只是一个连接供求双方的第三方平台;而摩拜的单车则是公司的固定资产,虽然它收取的300元会员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其现金流,如果会员规模持续上升的话。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经济社会确实发生了巨变,互联网经济、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各种类型的新经济概念与模式层出不穷。那么这些新经济模式的内涵究竟是什么,彼此之间又是怎样的联系,说的人和做的人一定比明白的人多得多。本文试图结合诸多互联网公司的实际运行模式进行一次概念上的界定。

二十多年互联网的突飞猛进,给企业至少带来了两个维度上的延伸。第一个维度是企业运行模式,从传统的经销商模式发展到如今流行的平台运营商模式,第二个纬度是供给方特征,从传统的大中型专业机构的供应商发展到以个人或者小微企业为主的供应方,即长尾市场上巨大的尾端。

于是,互联网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新经济形态。我们将两个维度所划分的四类形态分别记作四个象限:以大中型专业机构为供应方的经销商模式为第一象限;以大中型专业机构为供应方的平台运营商模式为第二象限;以小微企业和业余个人为供应方的平台运营商模式为第三象限;以小微企业和业余个人为供应方的经销商模式为第四象限。

运用这样简单的划分,我们就能够理解一些新经济的概念。平台运营商模式的(位于第二或第三象限的企业)称为“平台经济”,不管它的供给方是专业机构还是业余个人;如天猫、滴滴出行、携程网、大众点评网等都属于此。以小微企业和业余个人为供给方的称为“共享经济”,无论其采用平台模式还是经销商模式,即位于第三或第四象限的企业,如AirbnbZipcar、淘宝等均属于此。而如Airbnb、优步等既属于平台经济,又属于共享经济。只有第一象限才属于传统的商业模式。

当然,在每个象限里还能继续进行细分。比如说,在第三象限里,既有供给方与需求方基本重叠的 “俱乐部模式”,也有两边基本分离的“分享平台模式”。其实,早期的所谓共享经济模式就是从“俱乐部模式”演变而来的。蔡斯在她的《共享经济》一书中详细介绍了她创建的几个共享经济模式的公司,都具有如下属性:每个会员向俱乐部“贡献”一项资源(如一辆汽车),然后便可以免费使用他人的资源;这便是“共享消费”(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有点儿共产主义按需分配的味道。

这些新经济概念下的商业模式在全球经济转型发展进程中艰难发展着。它们一方面要与传统商业模式竞争,另一方面还在彼此竞争着。著名从事创意众包的猪八戒网,曾经是共享经济的典型案例;但如今其供给方正从业余个体为主转向专业机构为主,所以它的市场定位从第三象限向第二象限移动,虽然它依然属于平台经济,但其商业模式却正远离共享模式。而蔡斯创建的那些俱乐部以及许多类似企业则面临着小团体“以物易物”的消费形式的严峻挑战;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会走向开放形态,转向了供求双方分离的预付费模式,如今的Zipcar和摩拜单车都属于这类模式。

互联网带来的通讯成本大幅下降,现代人对于时尚体验的热切期待,都给新经济模式创造了极大的优势。但无论是平台经济,还是共享经济,都不是放之四海皆有用的制胜法宝;P2P网贷的萎缩,猪八戒网的转型,都说明了这一点。在什么行业,怎样的环境下适合生长和发展,仍需要企业家们认真研究,谨慎探索。

——本文原载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39期



推荐 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