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滴滴仍有机会吗?
十二
19
2016

滴滴仍有机会吗?

现在或许没人记得微微拼车。两年前,当打车平台还是资本市场明星时,它也曾风光一时,规模迅速扩大,估值一路飙升,两个月时间从8000万元到10亿元;公司上了央视新闻联播,创始人上了电影屏幕。但是仅仅又过了三个月,它在烧掉4000万元后宣布破产。

Uber集平台经济与共享经济于一身的商业模式而被国际资本市场看好;但它进入中国市场后却一路磕磕碰碰,最终不得已转让给了滴滴出行。然而,日接单千万级别的滴滴出行,尽管身处监管强化与更激烈的市场博弈之中,同时承受着巨大的估值压力,却仍有机会继续前行。

一个商业逻辑清晰严谨的故事,未必会转化为成功的企业;一个明天可能大行其道的商业模式,或许今天逃不过一劫。这便是先驱先烈的区别。

 “互联网+交通”是一次颠覆,是一场质变,彻底改变了供求双方的连接渠道和模式。打车平台通过互联网连接各种交通工具,运用大数据及算法实时预测出行需求并调整价格;消费者通过互联网叫车,而不是站在路边扬招,这些都是对交通行业传统运营模式的颠覆。这一颠覆确实能够大幅度提高效率,未来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和想象空间。

以往人们往往关注“从量变到质变”这一过程,似乎质变之后便一马平川了。其实质变之后仍然面临着一系列的量变;质变难,量变也不易。“互联网+交通”目前面临的一系列问题说明了这一点。

消费者的适应是一个问题。如今中国大众习以为常的用App打车其实是两年前滴滴、快的、优部等用上百亿元人民币“烧出来的;可是拼车或者被拼车呢?还是有许多人不习惯的;继续烧钱吗?什么时候开始烧?不知道!阿里健康曾经模仿滴滴的烧钱模式,结果失败了;因为时机还不成熟。

监管当局的接受也是一个问题。平台模式改变了交通运营商与司机、车辆之间的关系。专车司机是打车平台的用户,也是它们的资源,还是它们的合作伙伴,而恰恰与传统出租车公司不同,不再是它们的雇员。于是,监管当局不能要求平台与司机之间签订传统的劳动合同。可出了事情该找谁呢?显然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前两天北京海淀法院刚刚裁决了一起滴滴快车的纠纷;如果众多打车平台上的纠纷都要通过法院裁决,成本显然是高昂的。况且还有平台的进入门槛问题,信息披露问题,集中定价问题等等,谁是守夜者?

传统企业的狙击更是一个问题。出租车公司一方面联盟搭建平台,提升效率;另一方面向监管当局与媒体呼吁市场规范,反对不公平竞争,不断披露打车平台的违规行为。

面对这一个又一个问题,质变之后,颠覆者面对的并不是一条金光大道,而是充满艰难坎坷,前途未卜的崎岖小道;走错一步同样会被淘汰出局。应了一句套话,叫做“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微微拼车”的失利,优步中国的退场,都是这些原因。

惊涛骇浪中的小舢板,随时会被掀翻;可是如果把这些舢板串联起来,就会稳妥许多。这便是当年庞统向曹操献的连环计。滴滴看上去就采纳了这一连环计,把“出租车”、“专车”、“顺风车”和“快车”等捆绑在滴滴出行的大平台上。因此,这个打车平台就要比其他功能单一的打车平台更加稳当。

滴滴采用的是“不倒翁战略,以应对巨变之后的渐变。如果政府加强监管,强调道路拥挤,出租车辆过多时,它会退一步,强化其“出租车”平台对存量出租车调度使用中的优化功能,近来它与许多传统出租车公司加强战略合作说明了这一点;当消费者对出租车有多样化需求时,它就及时推出“专车”与“快车”,进一步培育用户的差异化需求;而一旦消费者逐渐习惯拼车时,它一定会率先加速推行“顺风车”;你说要解决就业吗,滴滴旗下新增了数百万司机;你说要闲置资源利用吗?滴滴的模式就是“全职+兼职”。总之,不管风往哪儿吹,乘车出行是不变的需求,“总有一款适合你!”。

不断有声音批评滴滴出行与共享经济渐行渐远;作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已经“失去了理想和想象”。其实不必为滴滴带上桂冠,顶在杠头上,它不过是家非常务实的企业而已。就像餐饮业中,当消费者的口味变化无常时,开一家包含各种菜肴的综合性餐厅是最安全的;只有当消费者群体理念成熟,行为稳定时,开设烤鱼炸鸡之类的特色餐厅才会是有前途的。许多行业都是这个道理。

 

——原载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49期

推荐 95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陈宏民 陈宏民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产业发展与技术创新研究院院长。先后就学于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曾获得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以及上海市“育才奖”、“上海市优秀教育工作者”、“上海市高校优秀青年教师”等荣誉称号。主持国家级科研项目十余项,出版《双边市场——企业竞争环境的新视角》等专著3本,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主业为产业组织与创新管理、平台型企业的发展战略与商业模式创新等领域的研究与教学,闲时便写些人文历史的杂谈随笔。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

  • 微风(杨秀杰)会讲不如会听 2015-09-28

    看了几遍,细细思想很有道理。

  • 深蓝v324亿欧元能买来什么? 2017-07-11

    百度得罚死。

  • 頑張鉄刘国梁和于欢他妈 2017-06-25

    只有罢赛的队员是真正地没有考虑自己的利益,他们是为了道义,他们是好样的!

  • 微笑1461刘国梁和于欢他妈 2017-06-25

    这么小个球,不要也罢!

  • dat21谁该为羊毛埋单? 2017-05-24

    还是应该让企业自由竞争,让政府退出政策,对行业不利。

  • 陈宏民日趋脆弱的精英政治 2016-11-09

    当选择只能在伪君子与真小人之间进行,我们更讨厌谁呢?

  • 焚烧和尚伞日趋脆弱的精英政治 2016-11-09

    希拉里的败选不是她个人的失败,也不是民主党败于共和党,而是美国精英政治的挫败。精英们需要更加深刻地反思,在他们还能主导经济社会发展的时候,需要更加自律,更加关注社会公平正义,而不是在公平正义的旗帜下把财富资源收入自己的囊中。 ============================ 说得好!

  • 青山老人为什么要有教师节? 2016-09-10

    此人说:知识分子(教师在内)是臭老九。哈哈哈哈

  • 陈宏民为什么要有教师节? 2016-09-10

    孔子被后世崇拜了两千多年,不是也曾有过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时候吗?时间短了看不清楚,也是有的。

  • 龙鱼泡泡为什么要有教师节? 2016-09-10

    请作者认真解释一下为什么教师节在九月九日之后?一个国家那么多人都装着没看见九月九日吗?一位中国五千年历史上的伟人,一位近代的我们随时都能看见的伟人,被忽视了?一位千年之后也会被崇拜的伟人,被忽视了吗?

  • 巴克2594为什么要有教师节? 2016-09-10

    如果“教师节”是尊重教师,提高教师社会地位无疑是会受到广大教师和人民的拥护,现在看教师节好像在一个特殊的日子把老师们“涮一下”,是个人都敢对老师嗤之以鼻,何有尊崇的味道。再见了——教师节。

  • 陈宏民明星片酬高企意味着什么? 2016-08-31

    这种现象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降低了影视的社会责任,助长了娱乐效应。

  • 朱时敏“没门儿”与“NO WAY” 2016-06-23

    如果上一条评论有道理,那就可以说明,没门比no way处于更高的文明状态。我的一个朋友喜欢喝冷水,他媳妇儿每次自豪的说,他像老外一样喜欢喝冷水。其实我的一个德国教授说,从中国人习惯喝热水欧洲人习惯喝冷水这一事实,反映了中国人比欧洲人在医学上更早进入文明。因为中国人很早就知道了,水中含有致病物质,而将水煮沸可以杀死这些致病物质。也就是后来西方人发现的细菌。

  • 朱时敏“没门儿”与“NO WAY” 2016-06-23

    no way 指 没路可走,因此无法通过;没门也是,没门可走,因此无法通过。两者表达的意思应该是一样的。如果将 there is a way 理解为 在路上,将有门儿理解为只是为了进入,恐怕无法从语言学上找到证据。 至于为什么西方人说 no way 中国人说 没门,要我猜,一定要挖掘语言产生的历史,可能与一个是游牧时代产生的,一个是农耕时代产生的有关。在野外的人当然更关注是否有路,在城市和村庄的人更关注是否有门了。(嘻嘻)

  • 陈宏民行业剧变中的平台监管挑战 2016-05-09

    这里的监管有两层含义,一是政府对平台的监管,二是平台作为信息中介,也有对用户的信息审核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