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宏民 > 刘国梁和于欢他妈

刘国梁和于欢他妈

近日有两则新闻引起大众的普遍关注。一则是山东于欢杀人案,经山东省高院再次审理,推翻一审判决,以“防卫过当”罪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另一则是马龙等人为声援刘国梁“被迫转任”而在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中国公开赛上退赛,更是引起网民一片哗然,一时刷屏;甚至有人说这个周末成了无眠之夜。

相信会有些相关官员们读了这两则新闻后无眠,一介草民的我也沉思了许久。

这两则新闻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一边是享誉世界为国争光的乒坛巨手,另一边是社会底层为度日挣扎着的普通百姓,但实际上两个事件有着非常相似的逻辑关系。听我慢慢道来。

首先,事件的起因都源于“好人受委屈”。于欢他妈苏银霞惨淡经营一家小企业,为了继续维持借了高利贷而无力偿还,结果受尽了讨债公司的羞辱和欺凌。而为我国乒坛立下赫赫战功的刘国梁被意外“转任”乒协第十九位副主席;虽然他本人并无表态,但从他部下的强烈反响来看,显然是明升暗降,“杯酒释兵权”了。两人贡献大小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可所遇事情的性质相差无几;当然刘国梁是名人,民众同情弱者的心态经名人效应放大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其次,事件的爆发都在于“委屈”后的“正当防卫”。于欢眼见母亲百般被辱,而且这种羞辱与欺凌在报案及警方处理之后看不见缓解的前景,才铤而走险,拾刀刺向欺辱者。这种心情和举动是人们都能理解,而且深深为之同情的。马龙等运动员与教练们应该也是在向上级反映情况之后得不到有效解决和安抚,才用退赛这样“自杀式”强烈举动发泄自己的情绪,并唤起舆论的关注。

如果说于欢可能在盛怒之下不计后果的话,马龙这样心里素质良好的顶级运动员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们在选择退赛时,一定十分清楚自己可能遇到的后果。一大笔奖金肯定没了;领导处决讨不了好,很可能因此而受处分,对以后的各种比赛机会造成不利后果等等。所以他们毅然决然,“两肋插刀”般地选择了退赛,其实也应该是无奈之举。

最后,事件的焦点,尤其是官方的关注点都是“防卫过当”。在于欢一案中,检察官一再将讨债公司人员羞辱和欺凌于欢母子的具体程度与于欢挥刀伤人的严重后果加以比较,以证明“防卫过当”定罪的合理性。而中国乒协是官家身份,更加强势,根本不承认马龙等人的退赛是一种防卫,更何谈“过当”?乒协昨日的声明气势汹汹,对事件起因即刘国梁的转任并无一句反省之言,倒是高举“爱国主义”“为国争光”的道义大旗,严厉批评马龙等人“擅自放弃参赛,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

这两天舆论的焦点大都关注前面两点,一是刘国梁是多好的人。他的卓越功勋再次被人们提起;粉丝们固然义愤填膺,爱好乒乓球的国人也对他的境况深感不平。二是马龙等人的举动有多义气。他们的“防卫”不是为自己,也不是为至亲,而是为战友,为尊敬的领导,为中国的乒乓球事业(至少他们自己是这样认为的,或许与高层领导的理解不一致),这在物质利益越来越被看重的时代是那么难能可贵;有人评价这次是“政客遇见了傻瓜”,话糙理不糙。

于欢案应该算是尘埃落定,而刘国梁事件还在继续发酵。按照常规,在如此沸腾的民意下,迟早会有更高层官员或机构出面,对肇事双方各打五十大板,重新调整对刘国梁的安排,同时对马龙等人的“防卫过当”给予一定处罚。昨天中国乒乓球队那封全盘承认错误的致歉信无非是为了迎合上司,一招“乾坤大挪移”试图把舆论对体育高层官员的质疑转到乒乓球队内部;一旦雷霆下来,也能有个丢卒保车的腾挪。

分析至此,似乎已经无话可说;可我还觉得言犹未尽。

就事论事,两件事情上确实都有些“防卫过当”。可问题是,如果防卫不过当,事情可能得到有效解决?防卫并不是一开始就过当的。于欢是在报警并得到警方处理之后才拾刀伤人的;显然他对警方的处理结果,以至于对通过正规合法途径解决问题已经绝望了。我不知道马龙等人事先对刘国梁的转任是否和怎样向管理部门陈述自己的意见,退赛应该不是他们的最初和唯一表达。因为这一行为不仅“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也给他们本人带来巨大损失;同于欢一样,这是一招“自杀式”的“过当防卫”。

记得有篇文章比较地震后中国人与外国人的反应。文章说灾区的国人赶紧抢购水和食物,秩序很乱;而另一个国家遇到类似事件后,百姓却能秩序井然;政府要求每人买一瓶水两只面包,他们都安静地排队照做,并没有哄抢囤积。作者感叹地将此归结为国民素质的差异,其实这更多是国民对政府救灾能力的预期差异。

“防卫过当”显然不利于社会和谐,应该予以制止。但是如果不断出现此类事件,我们就必须面对和更多关注造成这种“过当”的环境因素。也就是说,是否存在许多“合适”的,“不过当”的防卫在当前的环境下起不到作用,效果甚差?毕竟“度”的界定,应该是以“防卫”的有效性而定的。

在中国乒乓球队的致歉信中说,这次退赛的教练与运动员“不完全了解国家乒乓球队管理模式调整具体内容”;假如此话当真,那么我不禁要问,这个新模式是怎样产生的,那些在沙场拼搏多年,富有经验的顶级教练和运动员对此有多大话语权呢?新模式推行是否需要获得他们的认同和支持呢?乒乓球是我国硕果仅存的占据较大优势的体育项目,而且多年来一直很成功,如果新模式调整过大,是否会“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呢?

只有营造更加良好的生态环境,包括公平正义的舆论环境,勤勉廉洁的执法环境,才能釜底抽薪,把防范的“过当”隐患消灭在萌芽之中,使社会处于和谐之中。

 

 



推荐 225